http://www.cho1.cn

文化资讯最奢侈的一抹中国红——元明清宫廷漆

  剔红,又名雕红漆,红雕漆,是漆器工艺的一种,此法成熟于宋元时期,发展于明清两代。明黄成《髹饰录·坤集·雕镂第十·剔红》中写道:“剔红宋元之制,藏锋清楚,隐起,纤细精致。自古以来,漆器是古代皇室贵胄的“奢侈品”,唯宫廷和达官显贵方可享用,且素有“百里千刀一斤漆”的说法。一件漆器的完成,从漆汁的取得,漆液的调制,到繁复的制作工序,无一不是费工而且费时,才成就了漆器独一无二的奢侈。

  此次所呈献的宫廷漆器,跨越元明清三代,文化资讯不乏工艺至臻的赏玩佳作与文供器,现甄选其中的代表之作,让藏家一窥历代皇家漆器之美。

  清乾隆 剔彩福寿双全纹双桃形大捧盒

  来源:苏富比Lot3148

  清乾隆时期的艺术品可谓图必有意,意必吉祥,在此大捧盒中足见这句话的含义。蝙蝠与桃子代表福气与长寿,象征“福寿双全”,锦地中的卍字纹又具有“万寿”的寓意,这种象征意义与精细考究的工艺表明,此盒应是为皇家贺寿或者重要的庆祝场合而制作。盖盒尺寸与器型难得,纹饰寓意吉祥,漆层厚实,雕琢刀法圆浑之中又见犀利,每一个细节经精心雕琢,呈现出皇家的富丽堂皇,精美而又富有庄重感,彰显着乾隆一朝的繁荣气象。

  清乾隆 剔龙纹葫芦形挂屏 (一对)

  来源:伦敦佳士得

  此对葫芦形挂屏以紫檀木为外框,屏头雕刻蝙蝠纹饰,神态威严;屏心剔彩为饰,两屏心呈左右对称结构:以海水波浪纹为地,文化资讯雕云龙、云纹蝙蝠及数朵,“蝠”与“福”谐音,寓意美好与福庆。其剔刻深峻,刀法快利,将云龙的威猛矫健立体地表现出来,鳞片争张,五爪有力,翻腾,形神兼备,实属难得,代表了乾隆时期雕漆的主流风格。整器雕工精致,极富艺术性,兼之成对保存至今,实为乾隆时期不可多得的雕漆精品。

  清乾隆 剔红游龙戏珠纹盖盒

  圆形盖盒,盖略隆起,圆弧腹微鼓,子母口,盖与盒身结合严密。通体以剔红工艺加工制造而成,犀利细腻的入刀在漆面上行云如水地雕出繁复精巧的画面,无论是盖面上霸气十足的升龙,还是盒壁上轻盈活跃的游凤,均被刻画得栩栩如生、张弛有度,带来气势磅礴、撼魂荡魄的恢弘景象,是一件代表清代乾隆剔红典型风格的作品,体现了匠师精妙的构思设计和高超的技艺水平

  清乾隆 剔红“羲之爱鹅”图银锭宝盒

  此盒为银锭式,盒内及底髤黑漆,盒外壁为剔红工艺。盖面随形开光,开光内刻三层深浅形制不同的回纹为地,依形设势,以斜刀雕出坡石树木,山媚水秀,亭台掩映,层次分明,立体感极强。“羲之爱鹅”乃明清文人所好题材之一,意趣极佳,颇见匠心。

  清乾隆 剔红“福寿连绵”菊瓣盘

  此盘圆形,菊瓣式口,口沿镶铜边,矮足。通体髹朱漆,文化资讯盘内剔红缠枝莲,枝叶交缠。花间装饰蝙蝠、寿桃纹,以表福寿连绵,多子多福之祝。内缘装饰万字曲水纹与如意云纹,以表“万事如意”。盘内、外壁均剔缠枝菊花为饰,配以盘心,以祝连寿多福。本品髹漆肥厚艳丽,取意生动。雕工精细纯熟,丝丝缕缕均刻画入微。一刀剔下,不见败痕,展现出乾隆时期雕漆工艺的一种崭新风貌。

  明万历 剔犀卷草纹箱

  「大明万历年制」横款

  此件明代万历年间的剔犀箱为木胎,呈长方体造型,形制规矩。盝顶式盖,口缘间设企口,可密实盖合,盖及箱体间设有铜质合页及如意形拍子,其上阴刻「大明万历年制」横款,前后合叶与面叶上均刻如意云纹为饰,细致入微。箱体满饰变形云纹,分布整齐匀称,刻工圆润,翻转回旋流畅优雅,与红色漆层相得益彰。

  明早期 剔红泛舟图香盒

  此盒体量小巧,为蔗段式,扁平,子母口。内髹黑漆,漆质坚美。外壁髹朱漆,剔红雕饰图纹,边缘饰云雷纹,勾连往复,规矩整齐。盒盖面图案层次丰富,以天、水锦纹为地,四周是嶙峋的山石和茂盛的花叶,柳树成荫,树下一名高逸之士手持蕉扇半卧于木舟之上,正在抬头观望。人物身着宽大的长袍,神情怡然,布局层次分明,把文人之高远意境,心情之恬适于悠然中无遗,甚有趣意。

  明中期 剔红山水人物图海棠香盘

  此盘为海棠式,木胎之上髹朱漆,底髹黑漆,表面堆漆肥厚。沿作起线,盘心满雕,盘内外壁雕刻海棠、牡丹等花卉;盘内开光部分以锦地花纹为底,雕刻有古松及山石,松下两相对而坐,描绘一幅好友相见甚欢、互诉挂念之情景,充分表示出典型古代文人知己相交的画面。图中景物逼真写实,具有明代山水画的独特风韵。

  元 剔红携琴访友图梅花式盖盒

  配日本木盒

  来源:日本金融富商 加岛屋 广岗家族旧藏

  此盒作梅花式造型,子母口相扣合,下承圈足。盒内及底髹黑漆,余部以剔红工艺装饰:山水之间、栏杆庭院之内,一仙风道骨,身着长袍,长髯及胸,回首望向身后之抱琴小童,重檐亭阁之内,另一伏案而候,为“携琴访友”之画意。盒壁剔红雕缠枝花卉纹,群芳竞艳,细枝婉转流畅,叶片肥厚翻卷,状若实物。由于漆层较厚,故纹样的轮廓圆润,叶形优雅,花形饱满。至于更细致处,则见叶脉刻痕锐利劲挺,设计精谨,漆质光亮、构图疏密有致,为元代宫廷剔红工艺的绝佳体现。

  元 剔红团菊纹圆盘

  此盘髹漆肥厚,漆色纯正润美,菊花图纹别致,雕工纯熟,藏锋不露,磨工,凸显匠师之技臻艺绝,体现了元朝雕漆图案繁缛,层次清晰,立体感极强的风格。元朝雕漆器特色是以高浮雕技法,于浮雕之中以重迭雕琢,令画面更为空阔深远,三维效果。此盘上精细雕刻和打磨圆润的花叶,充分的体现了明黄成在《髹饰录》中对元雕漆的描述:“隐起,纤细精致”。

  元末明初 剔红人物故事图漆盘

  明代曹昭在《格古要论·剔红》中有述:“剔红器皿,无新旧,但看朱厚色鲜红润坚重者为好。”此盘光泽润雅,雕刻刀工精到之至,盈巧颇有逸趣。盘沿为弧形,圈足,底部髹黑褐色漆,漆盘中部描绘场景由远及近,疏密有致,取意高远。远处楼塔高耸入云,流畅的波浪锦地构成粼粼江水,近景为两艘相靠的船,较大的一艘风帆高树,人物众多,其旁小舟中一双手捧鱼,欲将大鱼赠予邻船好友,此情此景令人想起文天祥《送张甫兄弟楚观登舟赴湖北试》一诗:“金螺晓气照人寒,手把天浆领佩环。夜有送鱼来赤壁,秋风吹雁发衡山。东南折处旗花见,牛女光中槎影还。见说青年文赋好,士龙一笑共云间。”盘内场景有人物八位,姿态表情各异,自然生动。盘身涂漆厚实,刀法刻工灵活扎实,细密精致,反映出元末明初的艺术特征,包浆润泽,为少见的佳品。

原文标题:文化资讯最奢侈的一抹中国红——元明清宫廷漆 网址:http://www.cho1.cn/wenhuazixun/2020/0521/14857.html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